全国咨询热线:010-59105510

荣誉资质

当前位置:首页 > 荣誉资质 > 正文

中国日报:盈科律师事务所不仅提供法律业务

来源:北京盈科婚姻继承团队 作者:怀向阳律师团队 发布时间:2018-01-24 浏览人数:

鉴于英国法律的复杂性,对于公司来讲,基于当地文化的建议变得至关重要。

伴随着中国公司在英国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快速的扩张,中国的领先律所—盈科不仅为这些公司提供法律指导,同时也提供当地市场建议。

“我们不仅像以往一样仅仅为客户提供基于法律的建议,我们同时提供基于当地文化的建议以及建议他们在将要进军的市场里应当采用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因此,严格意义上讲我们的角色相对于律师更加具有包容性。”盈科全球合伙人、盈科全球董事会执行主席杨琳律师说到。

“这是非常有益的,因为我们可以参与到我们客户的国际开拓之旅中去。”她讲到。

 

 

图为2016年盈科国际合伙人与盈科中国国际团队共同庆祝盈科成立15周年

这家中国律所对于在英国开展更多的交易持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因为英国已然成为中国投资者竞相选择的目的地。

盈科英国成立于2010年,自 2015年与总部设于伦敦、服务于中等规模公司客户的律所—Memery Crystal建立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后,盈科在英国的业务显著地成长起来。

盈科中国与英国截至目前已经在6个交易中进行合作,这些交易的细节是保密的,不过我们了解到这些交易涉及足球、软件技术和工业技术领域的跨境收购投资。

这些交易充分表现出盈科助力中国企业“走出去”,致力于提供“一站式”服务。相关交易协议在英国签署并适用英国法,因此Memery Crystal对于跨境交易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如果他们的英国客户寻求投资者,Memery Crystal偶尔还会提出一些有关当地市场收购目标等建议。

由于杨琳律师团队目睹了6月份的脱欧公投导致英镑贬值等现象,而中国企业也随之对于收购英国目标实体表现出更多兴趣,杨琳律师十分看好英国市场。

近些年,英国成为中国投资者的首选目的地。根据卡斯商学院2016年11月发布的一项最新研究,在2012年1月至2016年6月期间,在英国共有91项来自中国的跨境合并与收购投资。

这些合并与收购项目中热门的领域包括足球、资产、医疗以及高科技,杨琳说到,“这些交易使得中国投资者可以快速获得技术和经验,并快速实现国际化。”

成立于2001年的盈科已经成长为中国最著名的律所之一,根据《美国律师》杂志在9月份公布的排行榜,盈科在执业律师总人数方面,领衔中国律所规模化第一,在2015年收入上位列第六。

根据《美国律师》的报道,盈科2015年收入同比增长38%。

2016年11月,盈科与联合国发展计划署就南南合作签署了一项新合伙协议,盈科成为联合国南南合作全球智库五大创始机构之一。该合作关注风险管理与法律、法规、政策研究。杨琳表示,盈科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选中主要是基于盈科的全球网络体系。

杨琳还表示,盈科拥有开放的企业文化,这就意味着合伙人可以“通过他们喜欢的方式来表达个人观点和开展相关服务”。

盈科的另一项独特特征则是它为年轻律师提供的大量机会,律所中的一些年轻合伙人仅30岁左右。杨琳说到这种年轻的企业文化使得公司持续保持活力。

作为一家在中国成立的律所,盈科在2010年开启其海外拓展计划,其模式主要是与当地律所建立伙伴关系。

盈科与其海外合作律所共同分享寻求跨境投资的客户资源,一旦交易完成,双方共享法律服务所产生的收益。

“我们认为这种拓展方式相比将我们的团队派往海外而言是更加高效的,因为我们合作伙伴成熟的服务团队使得我们作为一家律所在海外迅速扩展,同时由于法律是一项规范的职业,律师须熟知当地的法律法规。我们相信,这种伙伴关系可以为我们的客户创造最大的价值,”杨琳提到。

杨琳表示盈科在文化理解上的把握对于帮助客户保障跨境交易是一项重大的优势。“文化差异对于重大的国际交易来讲是很大的障碍,但是只需要一点点的努力就可以向客户解释某项事宜并确保他们能够理解。”

她回忆起一个事件,盈科一家中国企业客户计划同一个西方伙伴共同设立合资公司,中方企业CEO想要表达出其合作意向,于是他作出了一项非正式承诺以示友好,其提到中方将要成为其合作伙伴的重要合伙人,西方公司则坚持要将此项内容列入合同中。

中方则强烈拒绝,他们认为这只是一项非官方的友好表示,因此交易岌岌可危,直到盈科的介入并解释了其中的文化差异,中国公司所传达的以示友好的相关信息并不具有法律意义。

杨琳解释到,这样的文化误解的案例在其团队的日常工作中屡见不鲜。比如,中国人不喜欢说“No”,所以在他们听取西方伙伴的某个观点时,他们通常说“Sure”,但是这并不必然意味着他们对此表示同意。

“所以当中国公司说“Sure”的时候,正确理解其意思表示是十分关键的。”

杨琳说到,更值得一提的是,盈科坚信中国公司应当在国际扩张的过程中寻求法律意见而不是在国际市场中仅仅依靠其合资伙伴提供的法律意见。

她回忆起曾经有一位中国客户最初在没有法律顾问的情况下扩展到葡萄牙,不清楚在葡萄牙所有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董事会决议都必须使用英语或葡萄牙语书面作出。

其不可靠的葡萄牙合资伙伴利用了在当地法律方面的优势,将所有对葡萄牙方面有利的决议都翻译成了葡语,而将对中国有利的决议则翻译成英语。

中国投资者因在法律方面的劣势而遭受重大损失,最后他们在葡萄牙的合资企业以破产告终。

盈科始终坚持在广泛的法律背景下须对当地市场拥有充分的理解,目前盈科已拥有一个包括英国、德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西班牙、希腊、以色列在内的覆盖30多个国家的全球网络。

在英国,盈科选择Memery Crystal作为伙伴是基于二者相似的企业文化。“他们都具有国际思维,具有包容性,并渴望接受新挑战。”

谈到这种企业文化,杨琳清楚地记得来自Memery Crystal的两位合伙人参观上海时请她带二位品尝著名的上海菜“大闸蟹”。

“我们当时被他们乐于尝试新鲜事物的劲头儿所触动,于是我们带两位合伙人前往一家餐厅。在品尝中他们试图打破蟹壳,最终却以失败告终。然而我们对两位合伙人敢于尝试的意念印象深刻,据我们了解很多西方人丝毫不惧怕麻烦。”

Memery Crystal的CEO Nick Davis 也充满热情地谈起和盈科的伙伴关系。

“我们两家律所对于服务客户持有共同的关注点,双方团队也分享着共同的发展理念。Memery Crystal拥有为私营企业服务的历史背景,因此我们律所文化与盈科十分的相似,”Davis谈到。

下图为该文章在《中国日报》的原文: